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盘点2018年全球石油市场最有影响力人物:俄罗斯两人上榜

作者:时间:2018-12-27 08:18浏览:

石油

今年对于石油行业来说是一个疯狂的过程。从今年的第一天开始,布伦特原油的价格从66.87美元每桶飙升到10月初的86.29美元每桶,再回落到11月中旬的66.28美元每桶,几乎正好回到了油价刚刚开始大涨的地方,然后在圣诞节前以54.10美元每桶收盘。

是的,库存和产能等因素会影响油价,这些因素总是存在。但是,2018年还有其他因素对油价产生了重大影响,例如,重要人物的言论,本文对2018年那些影响油价的重要人物进行了盘点并列出了一份名单。

作为国际能源署(IEA)的负责人,法提赫·比罗尔(Fatih Birol)已经在几年前提出了几个有影响力的石油数据。虽然他没有直接控制石油生产、库存、价格或政策,但他的话通常是关于全球石油需求或产量预测。在2018年末,这位国际能源署的负责人进一步提供来年石油需求低迷的数据,并向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国发出警告,敦促他们不要削减石油产量。此外,比罗尔警告市场油价上涨幅度已经足够大,油价过高反而会抑制全球经济对石油的需求。

比罗尔在2018年11月就说,“目前全球石油市场供应充足,但我们不应忘记沙特的闲置产能非常少。主要石油生产商大幅削减产量可能会对全球石油市场产生一些负面影响,而后会进一步收紧市场,全球主要石油生产国和消费国在经济困难时期都要有常识。”在比罗尔发出警告后,油价已经开始下滑, 11月19日布伦特原油价格为66.79美元每桶,紧接着第二天大幅下挫至62.53美元每桶,投机者担心石油需求可能会放缓。

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基本上是重量级石油生产国沙特的统治者,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对石油市场施加了非正式但重要的影响。也门战争、对邻国卡塔尔的封锁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石油的供应,他试图使沙特经济多元化以便降低对石油的依赖程度。他发起的大规模的腐败镇压有助于巩固他的权力,并一手主导了与___的石油贸易。他在2018年的最大影响力可能是他推动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减产,主要是因为他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关系日益深化。欧佩克和以俄罗斯为代表的减产盟友的联合减产是沙特推高油价的唯一途径,这也是沙特以高估值出售沙特阿美资产的唯一途径。出售沙特阿美资产来换取现金并注入软银愿景基金以便实现沙特的经济改革。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2018年3月说,“我们正在努力将年度减产协议转变为10年至20年的协议。”这意味着沙特有意在长期内掌握石油控制权,还可以对冲美国页岩油快速增长所带来的风险。

如果说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是沙特石油的拉动者,那么法利赫(Khalid A. Al-Falih)就是实施者,而且以往更加明显,正是这种影响力使得法利赫有能力撼动油价。作为沙特阿拉伯的石油部长,法利赫经常被吹捧为当今全球石油市场最大的影响者。虽然不敢承诺将法利赫排在当今全球石油市场最有影响力名单的首位,但法利赫肯定在前五名。他回答媒体采访的简单言论被世界上每一位石油交易商引用和分析。和萨勒曼一样,他与俄罗斯的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说服了俄罗斯配合欧佩克在6月将减产协议延长。此外,沙特在法利赫的指导下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美国的石油库存,例如,减少对美国的石油出口,从而通过改变世界上最受关注和最透明的石油组织来间接影响石油价格,美国能源情报署(EIA)和美国石油协会(API)。像这个名单上的其他人一样,如俄罗斯能源部长亚历山大·诺瓦克()和美国总统特朗普,法利赫在石油市场上的地位主要来自他的声誉,他多次称沙特阿美能够轻松提高和削减其石油产量,这是一种大规模操纵石油基本面的能力。

美国总统特朗普,这是世界上最突出的影响油价的最新参与者。无论好坏,爱他或恨他,不可否认的是他改变了2018年石油工业的进程,不仅仅是在美国。他的深夜推文已经导致油价下跌,已经让欧佩克陷入困境,并且已经向沙特阿拉伯发出了不同的信号。

有些人可能会坚决否认特朗普有任何改变油价的力量,但他的政策变化,从生物燃料的授权,开放海上钻井,他对伊朗的制裁,对世界上的一些主要石油消费者产生了重大影响 。特朗普的政策不仅对市场情绪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而且对石油的基本面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但也许他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最大,因为他那与石油相关的推文在2018年引起了所有投机者的关注。他的推文,特别是那些严厉批评欧佩克限制产量并以此操纵油价的推文,对油价产生了重大甚至更为直接的影响。特朗普在2018年12月欧佩克会议前夕发推问称,“希望欧佩克能够按原样保持石油供应平衡,世界不希望看到或需要更高的油价。”

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现在肯定处于混乱状态,他似乎仍然倾向于在一个有着巨大石油储备量及其整个石油工业中领导一个国家走向繁荣。委内瑞拉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储备所在地,其石油工业的命运对全球整个石油工业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委内瑞拉捉襟见肘的财政几乎没有减轻市场的担忧,事实上委内瑞拉的石油产量已经急剧下滑。委内瑞拉石油产量迅速下降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马杜罗的管理不善和对PDVSA的掠夺,通过收紧供应来支撑油价,直接地为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提出的减产做出了贡献。委内瑞拉在整个2018年都在努力满足严格的减产配额,尽管马杜罗坚持要开始以新的数字货币Petro结算石油贸易,但他的宏伟计划几乎没有实现。

2018年市场主要担心俄罗斯、沙特和美国等主要石油生产国无法弥补其他国家(如伊朗、委内瑞拉和利比亚)的石油产量的下滑。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在2017年底达成减产协议,尽管利比亚获得豁免,但利比亚在2018年初的大部分时间内都受到市场的密切关注。这个陷入困境的国家的石油产量因港口受到控制而减少了供应和出口,而重要港口由利比亚东部武装组织指挥官哈夫塔尔将军(Khalifa Haftar)控制。

虽然伊戈尔·谢钦(Igor Sechin)可能是俄罗斯石油巨头俄罗斯石油公司的负责人,但俄罗斯总统普京无疑控制着该国的石油政策和生产。谢钦肯定不是傀儡,但普京的影响力更大。从与沙特和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的达成协议来遏制生产来看,这是今年将市场转移到土耳其和反对特朗普的唯一最有意义的方式,普京显然正在影响油价。普京在2018年10月曾说,““美国总统特朗普说他认为油价过高,可能在某种程度上他的说法是对的。但是坦率地说,这样的油价在某种程度上是美国政府一手造成的。”

作为俄罗斯能源部长,亚历山大·诺瓦克与法利赫有着密切的联系,这有助于巩固世界三大石油生产国中的两大国之间的合作。由于俄罗斯在减产方面与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结盟,如果没有诺瓦克的帮助,石油输出国组织的力量将会被严重削弱。

特斯拉CEO伊隆·马斯克((Elon Musk))也许不愿意将自己放在一个影响石油市场的人物名单上,但马斯克对电动汽车技术的追求毫无疑问地推动了其他汽车制造商开发电动汽车的进展,并且加快了研发速度。这种推动意味着未来又更多的电动汽车,而这引起了石油行业的关注,电动汽车的普及将会削弱全球石油消费。

___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提出的碳税对___石油工业提出了挑战,而他没有以足够的力量来支持管道扩张计划。力量的缺乏间接使得___石油生产商给予很大的优惠来销售石油,而石油经济已经严重拖累了___的经济增长,管道的缺乏导致石油库存不断增长。

电话:xxxxxxxxx
传真:xxxxxxxxxx
邮编:xxxxxx
地址:xx省xxxxxxxxx